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第一神丹師 第213章


  第162章

  “你以為我就不想救人嗎,從起火到現在過了多長時間,你但凡長點腦子都應該知道,就算你沖進去了,看到的也只會是幾具尸體!

  林團主也氣惱的很,這小子真不明白還是想要自欺欺人。

  “云歸即便是在這里站著,也不會希望看見你為此做出不重要的犧牲!”

  “我求一個心安!

  他明明傍晚的時候還過來送了些金幣,小璃那臭小子雖然平日對他態度不怎么客氣,有些時候還以小欺大的惡整他這個做叔叔的,但是還是沒忘記讓他帶走一份早打包好的桂花糕,他可是知道桂花糕這種甜食對這個小饞貓有多重要的!

  還有青嵐那女人,走之前他還跑過去賠禮送了份禮物,雖是受了兩道白眼,但兩人先前的小矛盾也算是剛剛化解!

  還有蕭嬤嬤,那個常常叮囑他注意身體多穿衣的長輩,年齡與老爹差不多大小,更是令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母愛!

  這處小宅院,寄托了他前所未有的逍遙時光。

  這院里的每個人,都是他難忘的一份記憶!

  林團長索性什么也不再說,干脆掌帶勁風,朝著林焰便攻了過去,今天就是把這小子打暈他也得將他進去犯險的念頭打消。

  若是這火場中還有人員幸存,即便是林焰不開口,林團長也會念在顧云歸兩次的救命恩情上親自進去幫忙救人?扇缃裾l都心知肚明,這火場之中不會存在任何一個活口。

  烈烈赤焰,溫度近乎能夠將鐵融化。

  人的之軀,只怕早就化成了具焦炭。

  林煙連忙朝著一旁避去,武者的身法相較于戰斗已如吃飯般平常的林團主這位武靈強者,就像是小雞遇上了老鷹,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他眸中冷光閃爍,背朝火場,只要林團主一擊落下,便會將他拍飛撞進身后烈烈火焰。

  反抗的手勢都沒有,他是正等著這一擊落在身上。

  眸子接觸到林團長的視線,他看見老爹似乎在朝他身后使眼色,頓時心中明了是怎么回事,大駭朝著背后看過去。

  裂天面帶歉意,悄無聲息的已經行至林焰背后。

  強勁有力的手刀落下,低沉撞擊聲發出,林焰整個人軟軟的朝著地面癱去。

  身體控制權比意識更早一步失去,昏迷之前,他似乎聽見了林團主若有若無的嘆息聲。

  “焰兒,別怪我獨斷專行,反對你也是為了保護你!”

  “團長放心,少團長并非黑白不分的人,他心中清楚你是為了他好才會這么做的!绷烟炜粗w速沖過來將林焰擄進懷中的林團長,開口勸道。

  話音一落。

  轟——

  一聲巨響。

  原本蕭嬤嬤居住的那間房,頃刻間坍塌,青石磚墻砸在地面上瞬間四分五裂。

  飛濺起的火星濺的幾米高,有些落在救火傭兵身上,引得他們也慌張的朝著后方躲了幾步,好在他們之中沒有傷亡發生。

  見此幕,林團長的神情堅毅下來。

  “帶少團長回赤焰傭兵團休息,等到火滅了,任何人不要阻攔他進去搜查廢墟。另外告訴兄弟們,救火重要,但是要以自身安全為前提!

  林團長朝著裂天吩咐,現下他也不能將林焰留在這里礙事。

  等火滅了,這臭小子想要埋怨他盡管埋怨,做這些事他認為是應該的。

  裂天領命,上前將林焰接到自己手中。

  伸手將林焰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領著他朝著赤焰傭兵團的位置挪動。

  “原本還以為這小子近段時間在追查獸喜草的事情才會整日不著家,沒想到是在這里陪顧璃那小娃娃,早若知道這件事情,派人將這老小接到赤焰傭兵團不是皆大歡喜,何至于發生這種事情!绷謭F主嘆了口氣,看向已經逐漸燃燒干凈的房屋,火焰已經漸漸轉小,“唉,只希望云歸小子回來之后,兩人之間不要產生嫌隙!”

  魔獸山脈。

  外圍邊緣的位置,顧云歸頭枕著手臂,身旁篝火堆的暖意仍是驅不散身體的寒。

  仰望著上空夜幕的混黑,黑云漂浮在夜幕中,時不時將皓月隱藏起來,平日常見的繁星一個個躲了起來,風呼嘯著,讓火堆的暖意像是一層薄被一樣被披在身上。

  她抬手敲打了皓腕上的炎天鳳鐲,低沉的細微聲音響起。

  不細聽,都被蟲鳴聲遮住。

  “老師,您可一定要成功!”

  顧云歸悵惘的看著夜幕,心情一如既往的沉沉,解決丹田的問題之后,她便有時間去想想本尊遭受的算計。

  身體筋脈莫名中的毒。

  自小出現的丹田封印。

  以及這段時間巖城發生的種種。

  回想起提及自己丹田不能修煉的原因時,蕭嬤嬤臉上的那份怨毒神色,她似乎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線索“蕭嬤嬤應該知道些什么,否則不會于聽見丹田及修煉之事時產生那般神情,待回去之后一定要問個清楚!

  枕著夜色,她看向遠處模糊的山脈邊緣。

  明日早晨便能出了魔獸山脈,半個月未見嬤嬤小璃,還有青嵐那丫頭,心情便如同久未歸家的游子難以平息。

  海心戒泛著藍芒,映入顧云歸眼中。

  當初大哥寫下那封信時的心情,恐怕比自己現在還要激動的吧!

  她微微嘆了口氣,陷入淺眠之中。

  翌日清晨。

  晨光剛剛灑落一縷時,黑衣少年便踏著寒濕的露水穿行。

  少年一身黑衣上不少地方沾染著灰塵,風塵仆仆的一刻也不停歇,就是年紀著實有些小,這讓那些小隊傭兵有些汗顏。

  常年在魔獸山脈中歷練,與死神擦肩而過,這些傭兵鼻子尖著呢,一聞就能聞出來少年身上的血腥味。

  現如今魔獸山脈這么安逸了,竟然小小少年都能獨闖山脈當個獨行傭兵?

  不過這一身的氣息,也沒幾個傭兵能小覷了她!

  顧不得擦肩而過各個傭兵隊伍的異樣眼神,顧云歸看著露出模糊輪廓的巖城,城門似乎近在咫尺,令她身心有種歸屬的暢快。

  視覺總是如此,看著近在眼前,但是行至巖城城門處,仍舊是用了一個時辰之久。

  繳納了所謂的進城費,顧云歸抬腳踏入了充滿人間煙火氣息的城池中。

  左右擦肩而過的陌生面孔,讓在山脈中獨居半月的她有些不習慣,聽著著悵然若市的喧鬧聲竟然讓她有種闊別已久的感嘆。

  難怪有些人群會自閉,恐怕她在那種孤僻的生活習慣中停留較久也會陷入那種自我封閉的世界。

  “要是在魔獸山脈中隱居個一兩年,恐怕就會喪失了與人交流的能力!彼従彄u頭苦笑道,邁著大步朝著城北部疾速行去。

  穿行的人流中,黑衣少年硬挺的身板快速消失。

  城北部。

  傭兵集市。

  左右皆是售賣魔獸有關的物品,以及一些山脈中采取的藥材。

  不少攤販眼中閃爍的精明,可不似那些粗魯直率的傭兵漢子,他們就是傭兵集市的二道販,低價從傭兵手中收取魔核藥材,再提高一部分價格以達到盈利的目的。

  或許有人要說放著傭兵自己的攤位不光顧,去選擇二道販的物品那不是人傻錢多嗎?其實并不然,這些二道販是傭兵集市上手中物品種類最齊全繁多的,也是傭兵集市上消息得知最廣泛的。

  如果不是幸運在傭兵攤位上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物品,大多數人便只能從二道販手中購買自己必需急需的東西。

  因此越是這樣,這些二道販得知消息的渠道便更加廣泛。

  顧云歸在集市中穿行,并沒有留下來慢慢逛的閑情逸致。

  “聽說沒有,昨晚北街拐角那發了場大火,燒死了三個人呢,除了一具尸骨被找到,其他兩人都燒成灰了,連具尸體都沒有留下!

  “怎么沒有聽說,兩大一小三個人,其中還有個小男孩,那個小娃娃平常經常出來街上玩,長得白白嫩嫩的可討人喜歡了!”

  “誰知道是怎么回事,發現的時候聽說那幾間房火都己丈高,多少人救火都沒能救下來,只能眼睜睜看著東西燒干凈了火才滅掉,差點連旁邊傭兵營地都一塊給點著嘍!

  兩個攤位主聊得熱火朝天,臉上提起火場中死亡的人還是一陣唏噓感嘆。

  顧云歸經過兩人攤位前時,身形愕然自主“你說什么?哪里著火了?”

  攤販主沒見過這般的架勢,那些魔獸傭兵雖然粗魯但也不會像眼前這小少爺一樣,腿踏在面前板凳上揪著人的衣領問話,滿身的血腥氣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別瞧這少年十幾歲的年齡,但閱人無數的攤販主一眼就能看出來什么樣的人最恐怖。

  往往是那種看起來一臉無害的人,平日笑瞇瞇的親和力十足,發起狠來才最要命。

  “小,小少爺,您先把手放開,我知道的鐵定一句也不隱瞞您!

  攤販主看起來年齡也就是二十多歲討營生的生意人,臉上差點哭出來,看來這人還是不能多話,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行了!

  他拍了拍顧云歸的手背,示意她松手。

  “說!

  顧云歸從牙縫中擠出來一個字,滿背陡生寒意。

  “我這也是聽別人說的,不過昨夜里確實發了場大火,原先火場周圍的傭兵也都第一時間趕過去救火了,只不過火勢大控制不了,后來赤焰傭兵團的少團長帶著全團的傭兵一起救火忙活了一個時辰,這才把火徹底滅了!睌傌溨髡f話的時候,手一個勁的哆嗦。

  實在是眼前少年的神色太駭人,就像是地獄里爬出來的活閻王渾身都帶著冰冷陰寒的氣息,就是靠近一點,都能感覺到她身上的煞氣。

  他實在是擔心著小少爺一個不爽,直接將他的脖子給扭斷了,他這個做生意的普通人可是一丁點反抗的實力都沒有。

  “赤焰傭兵團也去了!

  顧云歸呢喃著重復了一遍,宅院當時購買的時候她記得是在北街,而且能夠讓林焰動用全團人員救火的,恐怕……

  “小少爺不相信可以去街上問問,這件事情大伙都知道,絕對沒有誆騙您!睌傌溨魉坪跏桥骂櫾茪w不相信他的說辭,連忙再三保證道。

  脖頸上扼住衣領的手掌漸漸放松,他逃命一樣朝后撤離。

  不等他再說什么送走這位活閻王,面前的人便化作一道黑影朝著集市深處的盡頭沖去。

  一旁閑聊的攤販主見狀趕緊湊過來,兩人捂著胸口唏噓幾句,就是沒有猜出來這是誰家傭兵隊的成員,怎么小小年紀渾身上下氣息這么嚇人。

  不過劫后余生,這名受驚的攤販主倒是再也不敢多說什么,老老實實的做起自己的小生意,今日這一整天都沒敢說出半句八卦。

  “這絕對是巧合,我絕不相信嬤嬤她們會出事!”

  顧云歸念念有詞。

  疾馳的少年身影快速掠過傭兵集市,化作一道黑影撞進了北街之中。

  宅院內。

  幾處廢墟建立在空地上,除了那些堅硬的青石磚一塊壓一塊的摞在地面上。房間的主體大梁等能燒的物品,此刻都化作了黑渣,風一吹便揚進空氣中。

  土地上都是焚燒過的焦黑,干裂的地面沒有一絲水分,院內那棵粗壯的樹木此刻全部焦黃沒了半點生機。

  原本還高聳的房屋建筑物,此刻全然消失,視線一眼望過去平坦至極。

  林焰癱坐在地面上,自從他早上從昏迷中醒來后便回到了這處宅院,看著眼前的一幕廢墟渾身一軟便癱倒在地,半天沒有一絲一毫動作。

  鐵山不放心跟著一起趕了過來,拉了幾次也沒能將林焰從地面上拉起來,便只能在一旁干站著陪同。

  地面不像昨晚那么燙腳,但還是泛著余溫。

  人坐在地面上倒是不用擔心熬壞了身體,就是林焰的精神狀態一直愣愣的,讓鐵山急的抓耳撓腮。

  空地上。

  距離林焰不遠的地面平放著蕭嬤嬤的尸體,上方蓋著白布遮的嚴實。

  林焰沒敢上前看,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干凈了一樣,腦海里不停地回放這段時間與蕭嬤嬤青嵐顧璃的相處畫面,眼睛紅潤的發著呆。

  。


重要聲明:小說“第一神丹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幸运飞艇在线精准计划